产品

电动自行车去留争议:经销商称“不超速不好卖”

作者:admin 2017-06-19 我要评论

电动自行车去留争议:经销商称“不超速不好卖” 电动自行车,去留,超速,不好...

许多挣扎在盈亏边缘的中小电动自行车生产企业,如今正面临一场新的考验。广州拟推行“禁电令”,刚刚结束的听证会显示,大多数听证代表投了赞成票,这意味着“禁电令”又向前迈进了一步。一旦这个“靴子”落地,就可能成为压跨广州本土电动自行车企业的最后一根稻草。

“禁电令”的背后,是政府对电动自行车超标的忍无可忍。但厂家和经销商也有自己的苦衷,他们称大多数消费者并不喜欢限速20公里/小时以下的电动车,他们希望跑得更快一些。为了得到更多的销量,不少经销商只好满足消费者的调速需求,超标电动车屡禁不止也就不足为奇了。厂家和经销商的苦衷,也是整个行业的一个缩影。曾经的2000家企业,如今只剩700家,行业优胜劣汰趋势明显。

《《《

广州拟禁电动自行车 部分本土企业谋出省抢蛋糕

11月1日上午9时,《广州市非机动车和摩托车管理条例(草案)》(以下简称《草案》)立法听证会在广东迎宾馆碧海楼举行,最终以11人赞成、5人反对、2人中立的结果结束。

上述《草案》被业内称为广州电动自行车“史上最严”的禁令,引发了全行业关注。若其获得通过,受冲击最大的无疑是广州本土电动自行车企业。“禁售令”尚未落地,其效应已在广东省内电动自行车市场显现,销量明显下降。

广州市法制办方面指出,此次立法还要经历较长一段时间,市人大也会对草案的内容进行筛选、论证,并继续征求各方意见。

“禁电”传闻致销量下滑

11月1日上午8时30分许,距离听证会还有半小时,碧海楼门外已聚集了近百人,多为电动自行车企业和行业人士。

广东省电动车商会(筹)的黄先生,忙前忙后向在场人员派发《电动自行车快速发展对道路交通安全的影响研究》。文中指出,2013年中国电动自行车十万人死亡率为3.18,是三大两轮车中最低的。相比之下,摩托车十万人死亡率为13.24,自行车十万人死亡率为13.4。

根据《草案》规定,广州市政府将对电动车实行“五禁”,即禁售、禁油、禁行、禁停、禁坐。

广州市公安局交警支队周远帆在听证会上表示,实施了限摩、“禁电”等措施后,2011年到2013年广州的交通伤亡率同比分别下降了8.6%、4.4%、1.1%。

广州市道路交通专家代表沙志仁表示,非机动车已经不具备通行的条件,“自行车、电动自行车和三轮车将逐步退出广州交通行业,转变为运动工具和休闲工具。”

“非机动车的总量还是在减少的,电动车增加主要还是来自于快递等特殊行业,目前广州每天通过交通出行工具出行的有1700万人次,绝大部分选择公共交通方式。”沙志仁说。

尽管广州的 “禁售令”尚未落地,但已在广东省内的电动自行车市场引起了震荡。

小刀电动车广州增城区经销经理梁东来告诉 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,小刀在增城有8个专卖店,“10月份,增城专卖店销售量整体下降了30%~40%。”

广东爱玛车业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张晓东表示,爱玛在广州年销量为4万辆,销售额达8000万~1亿元,“广州禁令一旦通过,将对爱玛造成很大影响。”

相比之下,本土企业更是惴惴不安。

东莞本铃电动车广佛地区负责人李永红告诉记者,禁令虽还没通过,但对公司销量的影响已经凸显。“10月份整体销量比9月份少了一半,1~9月月销量同比还是上涨的。”本铃创立于2003年,是广东本土品牌。

台邦电动车营销中心总经理王继红也告诉记者,公司的销售地主要集中在珠三角,占总销售份额的一半。10月份,台邦的销量环比减少了2000辆。

“如果这次 禁售令 通过,对于我们来说将是灭顶之灾,”台邦电动车推广部部长李运环说,“广东就是我们的粮仓。虽然《草案》尚未正式通过,但已对企业销量产生了很大影响,因为经销商持观望态度。”

部分本地企业进军省外

近日,王继红一直在为广州“禁令”到处奔波。同样坐卧不安的企业,还有广州凯骑电动车。

凯骑电动车市场部经理江锦民对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说,“从10月10日开始,媒体连续报道《草案》 五禁”电动车之后,销量就开始出现下滑。”但具体影响有多大,江锦民表示不方便透露。

江锦民介绍,凯骑电动车在广州的销量,一直受到政策影响。“2006年之前,凯骑电动车的年产量增长率基本在50%以上,大概2005年的时候,我们还是销量 隐形冠军 ,2006年开始出现转折,当时广州禁止电动车上路,11月份的政策一出来,我们就下降了90%的销量。”

但2006年广州市的 “禁电”政策,对凯骑电动车的影响只持续了3个月。据江锦民介绍,3个月后,消费者发现“禁电”政策并未严格执行,被压制的消费欲望又重新释放了出来。

同样的情形也在其他城市发生过。“2007年东莞也施行 禁电 政策,2008年是深圳,所以这3年对凯骑电动车的打击是比较大的。过了这3年,很多持观望态度的消费者也重新购买了,才慢慢好起来。”江锦民说。

记者在凯骑官网发现,2012年,凯骑已在湖北建立产业园。今年6月,凯骑电动车在武汉召开招商会,签约32家加盟店。今年10月,凯骑电动车参加江苏自行车电动车博览会,试图发力南京。

“过去,我们的销售面比较窄,”江锦民介绍,因为一直感受到广州政策对销量的影响,凯骑电动车开始进军省外,布局全国市场,“进军省外市场,也是一个无奈的选择。”

即使早已提前布局,江锦民依然有担忧。他表示,如果失去作为后盾的广州市场提供稳定的资金供应,开拓北方市场将变得更加困难。

《《《

“超标车”更好卖 多家经销商提供“调速”服务

广州这次听证的“禁电令”,是广州市政府历经8年缓冲期后,瞄准超标电动自行车发出的“致命一击”。

广州市公安局交警支队相关负责人周远帆表示,电动自行车虽属非机动车,但存在摩托化的趋势,通过改装电池、电机、限速装置等,时速可达四五十公里。在查扣的电动自行车中,对照国标,超过八成是超标的。

近日,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以普通消费者身份,实地走访了广州多家电动自行车专卖店,发现除了出厂时就存在超标问题,不少出厂时合格的电动自行车,用户可自行调节其最高限速。究其原因,最大的动力来自于消费者。多家经销商表示,如果只卖达标的电动车,订单会很少。消费者最关注的除了电池的耐久性,就是能开到多快的速度。

目击:多个品牌可调快速度

1999年国家质量技术监督局发布的 《电动自行车通用技术条件》(以下简称《国标》)中规定,电动自行车时速必须控制在20公里以下,此为强制性条款。此外,强制性条款还包括制动性能及车架/前叉组合件强度。

11月3日,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来到位于海珠区石榴岗路附近的某本土品牌电动车专卖店,发现店内除了销售自己品牌的电动车,还摆放了“快鹿”等其他品牌的电动车。

记者询问是否有开得比较快的电动车,店内人员首先推荐了某品牌电动自行车,“这个已经是超标的了,(每小时)可以跑到30公里。”该工作人员表示,快鹿电动车在进货时就是这个速度,并未改装。

如果购买该专卖店品牌的电动车,能否改装加速?该工作人员表示,店内不提供此项服务,但如果追求速度,并不需要改装,只需要简单的操作即可。

该专卖店两位工作人员向记者介绍了其品牌电动车的变速操作。“先把电源关掉,然后把油门加到底,再捏上刹车把,再把电源打开,等个5秒钟,就变成快速的了,”其中一人一边讲解,一边演示。

“要变回达标的速度,也是这样操作,很方便的,”另一人补充介绍说,通过这一操作,原本最高时速20公里的电动自行车,可提升至40公里,并且不会被交警发现。“如果碰上交警查车,调回来就可以了。”

该专卖店员工表示,这一操作在这种品牌的所有电动车身上均可实现,“我们这个牌子的车都是这样调节(车速)的。”

随后,记者随意挑选了一部车体验“变速”,发现操作并不复杂,只需使用油门及右刹车把,5秒钟便可实现“高速”与“低速”之间的转换。

这5秒“变速”的技术,在黄埔区黄埔东路附近销售另一款国内知名品牌电动自行车身上,同样可以实现,只是操作流程有所差别。

1.本站遵循行业规范,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;2.本站的原创文章,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,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;3.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。

相关文章
  • 哈德森加盟辽篮进入倒计时 高层:谈判

    哈德森加盟辽篮进入倒计时 高层:谈判

  • 踏浪电动车:质量是品牌最核心的竞争力

    踏浪电动车:质量是品牌最核心的竞争力

  • 西安遭遇共享单车“围城”之困 专家称

    西安遭遇共享单车“围城”之困 专家称

  • 共享单车堆积成山 这些材料可生产5艘航

    共享单车堆积成山 这些材料可生产5艘航